一个无处安放的灵魂

朋友送的钢笔,一直没用过,拿出来发现墨水是绿色的,笔挺好用,随手涂了个鹦鹉。

一首歌 想起一些事

偶然听到《胡广生》,悄然泪下。专门去云音乐听了下,原来歌词是西南方言,歌词就是大学时候身边朋友常说的句子。都是一些怕是此生再相见机会甚少的朋友的句子。

很多外在拥有马嘉祺这种火辣性格的人,内心也是有那十分柔弱的一面。

大学毕业时候我就离开了重庆,我知道我再回去的时间会很少,心一硬,一狠心给自己来了个断舍离。走的时候我提醒自己,“往前看,不要回头” 。这种逃避,其实是内心的懦弱,是没有勇气直接面对这种分离,      

我走后的第二天,L去了我以前在校外的家,问我:“老大你真的走了吗?” “我以后去哪里找你”    “我还能见到你乜” “你好像还欠我啥子嘛”  挂电话的时候的时候还不忘说一句:“囊个跟你我两个讲能个多?跟你很熟埋。”趴电话挂掉。     一会再哭着打过来问我:我欠你啥子么?劳资啥子都不欠你,劳资囊个再见你呢?劳资怕不是再也见不到了

这么多年过去了,真的一次面都没见过,一次都没联系过。我曾在 QQ 写过一句:长相厮守不如相望与江湖。其实我当时想表达的是,我们各奔东西,我希望你好好混。他朝我能够在江湖看到闪光的你,你能在江湖看到闪光我。   后来弱智把我QQ都删了。 我的内心却一直保留了一块处女地,留给那些超越友谊却又不及爱情的情感。

现在,随着知识和年龄阅历的增长,渐渐才明白,这么多年了,自己都不敢去回忆很多那些快乐时光,其实是因为一直没能真正去面对这场分别,在心底留下的其实不是一块处女地,而是一块创伤。  

狠心的离开,让自己内心深处也觉的自己欠了别人什么,就好像欠债的怕见债主一样。心里主动去逃避这些事情。其实,也是自己感觉欠了自己一个说法和解释。

其实一切没什么好逃避的,敢于直面自己内心,敢于应正面面对离别,不畏将来。

这张照片让我想起了一句话:如果没有参照物,你永远不知道画布的尺寸。

宝宝叫孟娜丽莎,听到这个名字的人有两种反应,一种是:这个名字好,巧妙;另一种是:你是认真的吗?
这是100天宝宝的肖像,画的时候没找到装画笔的箱子,手指涂涂涂涂🤓️😅起了个型,去买个再来画细节

更新个画冒个泡

LOFTER还很适合做为一个博客来使用,关了其它的还是回来用这个。

Mrarter:

母女

来源:设计の空

好久没更新这个号了,发个昨天晚上的新作品……😄😄😄

主机游戏爱好者:

作者:Antonio De Luca

© Mrarter|Powered by LOFTER